广告
图标 新闻列表
五四专栏
五四青春榜样专题| 客音“新”声 — 潘海兵
2019-05-15


潘海兵

客家文化的忠诚传承者


4月17日下午,潘海兵受邀去惠阳高级中学讲课。他在课件上加入了表情包,讲课风格幽默风趣,收获了孩子们一次又一次的掌声。这正是潘海兵要的效果,身为惠阳文化馆馆长,他最大的愿望是让客家流行音乐得到传承,能走出去。


(潘海兵在惠州高级中学初中部讲课)


第一次演出在生产队


1974年,潘海兵出生在广东梅州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在他两三岁的时候,姐姐是学校舞蹈队的成员,回到家里总是又唱又跳的,嘴里哼着的《南泥湾》也成了潘海兵的启蒙歌曲。虽然那时年纪很小,但潘海兵依稀还有印象,生产队为了吸引代表开会,让小小的他到台上表演,所有人围着他看,那是他的第一次“演出”。


上世纪80年代,流行歌之风开始席卷中国大地,也吹到潘海兵的耳朵里。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故乡的云》,张明敏《我的中国心》,还有西北风的《山沟沟》、《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等歌曲让他痴迷不已。家里没有录音机,他就跑到街上的唱片店听“免费”音乐,常常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好在店主也从不驱赶他。


初中毕业后,潘海兵不顾家人反对报了一所艺术学校,在那里他学习了一直热爱的音乐。他想走出一条音乐道路,他有一个当音乐制作人的梦想。但这条路想走下去并不容易。


(潘海兵即兴演奏)


不断推翻重来


1990年,潘海兵毕业了,他到惠阳区良井镇宏基小学当了一名音乐老师。做音乐老师的日子也是充实有意义的,但和他最初的梦想相去甚远。于是他去北京学习了一段时间的音乐制作,在那里结识了很多有才华的音乐人,他发现要做一个专业的音乐制作人并不容易,不仅要系统地学习相关知识,还需要有广泛的认知、安静的空间以及大量的时间,而工作在身的他没法兼顾。


直到2008年左右,在一些惠州音乐界前辈的鼓励下,潘海兵才开始尝试创作歌曲。2009年,由他本人作词作曲的歌曲《如果爱我就别离开我》获惠州市第二届声乐艺术节通俗组金奖,他作曲的《我家就在南海边》获惠州市第二届声乐艺术节童声组铜奖,潘海兵初尝了音乐被肯定的滋味。此后,他的作品数量攀升,收获的奖项与荣誉也越来越多。


但创作这条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遇到创作瓶颈期没有灵感的时候,潘海兵“觉得很痛苦”,因为音乐有很多风格,民谣、摇滚、蓝调、爵士等等,一旦确定了风格就要一条路走到底,“就像建筑物一样”潘海兵说。所以他必须先确定好做哪种风格的编曲,才能之后不断尝试,不断推翻重来。


客家民歌遇上摇滚


2011年的一个下午,潘海兵和友人去爬山,才爬到半山腰就已经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当时想放弃了。却忽然想到,人生不也是这样吗?过程曲折、也常会有感到疲累的时候,难道也因此就放弃了?


他不甘心地继续往上爬。爬到山顶,望着眼前开阔的景色,心中畅快,灵感随即也汹涌而来,《明朝日一定会到山顶》这首歌由此问世。这首结合了摇滚元素的客家歌曲,即励志又充满正能量。


《明朝日一定会到山顶》最开始是用客家方言写成的,接连获得惠州市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届客家流行金曲榜十大金曲等奖项,由于深受省、市专家的好评及广大群众的喜爱,后来受到市委宣传部的重视,领导对他说,“不要老是在惠阳、在广东唱,要让更多人听得懂”。于是改良版的普通话+客家话《明天一定到山顶》又斩获多项大奖,如广东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2014年《岭南音乐》年度优秀歌曲精选专辑作品,并获最佳演唱、最佳编曲、最佳录音奖;珠三角(中山)民歌赛金奖......


 (潘海兵获奖无数,这是其中之一)


省外也流传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歌舞厅在广东各地盛行,尤其是广州、深圳,成就了许多明星。与深圳毗邻的惠阳在音乐方面自然也受到一定的辐射作用,流行音乐盛极一时,涌现出许多优秀的音乐人,比如:斯琴格日乐和零点乐队。


之后,随着大环境的变化,惠阳的流行音乐日渐式微,甚至一度出现断层,乐队也纷纷解散。直到以潘海兵领衔的新客家流行音乐出现,惠阳的本土音乐才又重新焕发出活力。他的很多客家歌曲不仅在惠阳本地流行着,在许多客家地区也引起强烈的共鸣和受到欢迎,《转屋家》还被广西、江西、福建以及广东大部分客家地区的官方公众号转发。


潘海兵表示,很多人一听到“客家山歌”,就误以为是那种高亢悠长在山谷中回荡的传统客家歌曲。那是祖辈父辈才听的。但其实,现在的客家山歌更应该叫“客家民歌”,不但歌词旋律简单通俗,歌曲的形式风格也非常多元,根据歌曲需要,加入多种元素,比如他的《客家好姑娘》加入了拉丁风格,有的歌甚至还有说唱。


潘海兵表示,“歌曲的力量是无穷的”,一首歌能传递很多因素,而最明显的就是它将一些在日常生活中已经不用了的词汇保留了下来。比如钱币,在马来西亚华人的客家方言里叫“lei”,当地人已经很少用这个词,但通过歌曲的传唱,又开始用了起来。


 (潘海兵自嘲,自己还是个草根)


靠情怀做下去


潘海兵的头衔不少,除了文化馆馆长,他还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流行音乐协会客家音乐委员会副主任、惠州市音乐家协会理事、惠州市流行音乐协会副主席,连续多年获评广东优秀音乐家。


但潘海兵自嘲,“说白了还是个草根”。因为世界上有8000万左右的客家人,而像他这样的客家音乐人又不是天王巨星,只是在某些方面上专业一点点,对推广客家文化能力和作用有限。对于多年来一直坚持客家音乐的前辈和朋友,比如黄红英和李向宇,潘海兵也不吝赞美,“真的是靠着一份情怀做下来的”。他们也都知道普通话、粤语歌的传唱度更高,生存空间更大,“但客家文化,总要有人传承下去”。




文:谢丽燕 杨柳青

视频:徐文海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